贝克汉姆长子和"变形金刚4"女星订婚小贝&贝嫂很喜欢这个儿媳婚期待定

照片上两人都秀出了戒指

时光网讯 近日21岁的星二代、小贝长子“大布”布鲁克林·贝克汉姆在社交媒体他向女友妮可拉·佩尔茨求婚成功,“大布”的妈妈维多利亚也表示对两人的祝福。妮可拉曾在《变形金刚4》里饰演马克·沃尔伯格的女儿,1995年出生,比大布大四岁。她的父亲是商人富豪尼尔森·佩尔茨,母亲是模特 Claudia Heffner。

小两口半年前曾在社交媒体公开恋情,随后定居在美国纽约,如今就进展到订婚的地步了。

上银基金思路偏差调整不易

索马鲁加在贺电中表示,瑞中交往源远流长。70年来两国始终秉持开放和相互尊重的原则发展双边关系。正是因为两国长期紧密、友好的关系,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瑞中双方才能携手共渡难关。瑞士联邦政府愿推动两国进一步深化双边关系和相互理解。

但是中小公募仅凭固收就能包打天下的思路逐渐过时,爆款基金的一再出现督促中小基金也要尽快入局,否则未来分得一杯羹难上加难。就上银上半年的财务数据来说,透过净利同比降幅超过6成的表象分析,管理规模的下滑是拖累上银业绩的致命伤。截至二季度末,公司的资产管理规模只有775.64亿元,较去年二季度末减少67.18亿元,降幅为10.18%。而如果剔除新发基金,今年二季度末较去年同期缩水规模达到186.81亿元。剔除新发产品,公司的货币型基金、债券型基金较去年同期增加的规模分别为-118.7亿元、-27.95亿元。

拉长时间看,上银基金对于权益类产品重视程度有限,固收类产品一直是其发家之本。Wind资讯数据显示,上银基金成立于2013年,上海银行出资比例为90%。在银行股东背景下,公司很快凭借货币型基金实现规模迅速扩张:最极端的情况是2015年末,公司彼时只有货基上银慧财宝和灵活配置型基金上银新兴价值成长2只产品,其中上银慧财宝的规模达到了436.06亿元,占公司总规模的比例高达99.78%。

重债轻股策略牛市碰壁

“妮可拉在整个贝克汉姆家族都很受欢迎——大卫·贝克汉姆和维多利亚都向布鲁克林表达了他们对于妮可拉的喜爱。”知情人士早前对外媒表示,“所以他们完全支持儿子的决定。”

从2016年开始,公司陆续发行成立了债券型基金,与货币型基金一同奏响了固收的“主旋律”。2016年末至2019年末,公司固收类产品的规模分别为531.90亿元、555.24亿元、720.68亿元和583.75亿元,占比分别达到99.59%、99.17%、99.60%和98.56%,权益、固收的跷跷板明显偏向固收一方。

据《红周刊》记者统计,在今年发行市场火热的情况下,上银基金共发行了5只新品,但权益类产品只有内需增长1只,而该基金的募集规模也仅有2.99亿元,与公募同行动辄几十亿的募集规模差距巨大。

据《红周刊》记者统计,公司的基金经理只有8人,目前在管权益类产品的基金经理有赵治烨、陈博、卢扬、王可心、徐静远5人,而后4位无论从任职时间还是任职回报上都与赵治烨存在一定的差距。

但是拉长时间线来看,截至9月17日收盘,赵治烨的最佳任职回报率仅为85.47%,经历过完整的牛熊周期也未能有一只产品实现回报翻番;同时在管的基金资产总规模约为12.05亿元,平均单只产品的规模仅约为2亿元。特别是去年成立的次新基金上银未来生活,该基金今年半年末的规模仅约为0.51亿元,清盘警报实际已经拉响。

     这张照片是他的妹妹哈珀·贝克汉姆所拍,妮可拉也在这张照片下面留言说:“我很幸运能说你是我的了,你让我成为全世界最幸运的女孩。”

背靠大树好乘凉,昔日上银基金在成立第二年便实现盈利,曾让同业颇为艳羡,但如今牛市中的业绩却呈现断崖式下跌:公司中期净利润为4900万元,而2019年中期的净利润却是1.3亿元,同比降幅达62.31%。

不仅是上半年业绩不如人意,《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即便下半场牛市波澜壮阔,公司的权益类产品依然乏善可陈:以其中相对表现最好的上银新兴价值成长为例,截至9月17日收盘,该基金下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为24.02%,今年以来的同类排名基本稳定在中游。

记者注意到,赵治烨还管理了一只债券型产品上银可转债精选债券,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公司基金经理储备的捉襟见肘。具体看这只基金,记者发现赵治烨与程子旭从今年5月8日开始共同搭档管理该产品,但是后者仅仅管理了四天就卸任了,而赵治烨独自挂帅则要同时兼顾股票和债券的投资。

主将风格飘忽致业绩落伍

此外,公司其他存续的权益类产品业绩也是亮点寥寥,从而也导致了公司整体权益类基金规模袖珍,单只产品半年末的数据均不足3亿元。截至今年半年末,上银基金在141家基金公司中的总资产排名第54位,较上一季度末退后6位。

准婆婆维多利亚也在社交媒体发文称:“激动人心的消息,实在是太高兴了,布鲁克林和妮可拉要结婚了,祝福你们一辈子都幸福。”

  “两周前我向灵魂伴侣求婚,她答应了,我是全世界最幸运的男人。我一定会做个最好的丈夫,有一天也会做个最好的爸爸。”大布在社交媒体如此写道,并附上了两人拥抱在一起的照片。

究其原因,基金经理的过往业绩不佳和知名度欠缺或是首要因素。天天基金网显示,上银内需增长的基金经理为赵治烨,目前他的基金经理岗位任职年限接近5年半,同时他参与管理的基金达到6只之多,是公司权益类基金经理团队中的灵魂人物。

以他单独管理的上银新兴价值成长为例,截至9月17日收盘,该基金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为28.17%,其中上半年的净值增长率仅约 为3.35%。从该基金二季报的重仓股来看,记者发现其所选标的年内表现不佳是主要的问题所在。截至最新收盘,彼时的十大重仓股年内没有一只能够实现涨幅翻番;进一步说,除去五粮液(000858)外,剩余的标的股没有一只年内的涨幅超过50%,特别是平安和万科A两只迄今年内涨幅为负。

2019年,上银基金曾因公司骨干组团“另起炉灶”,一度惹来舆论非议。证监会官网信息显示,2019年4月4日,景泽基金提交了新基金公司设立申请。但后来媒体曝光,在景泽基金的9名发起股东中,包括李永飞、王素文、栾卉燕、郑清丽、赵兰芳、杨锴、倪侃、史振生、田博等7人与上银基金员工名字重合,而发起人之一的李永飞,甚至是上银基金在职总经理。事件发酵后,上银基金迎来了一系列人事调整,但这一事件给上银基金带来了沉重的打击,从一个侧面表明公司凝聚力不强。

不止是上银基金,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货币型基金的规模减少了8500亿元。《红周刊》记者了解到,今年央行降准,货币型基金主要投资的同业存单、现金和买入返售证券等标的的收益率明显回落,导致货币型基金收益率走低,资金纷纷转投他处。

值得注意的是,赵治烨是微电子专业出身,在2015年最初加入上银后的两年间,其重仓科技等中小盘股的比例较大。但是2017年,白马蓝筹股异军突起带动指数直线上扬,该基金保持原先风格业绩受挫,当年净值增长率只有4.51%。或许受此影响,基金经理重仓风格转向白马蓝筹股。在该基金仍然以“关注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升级换代带来的投资机会”为投资目标的情况下,该基金的重仓股中再无科技股的身影,从而遗憾与去年以来井喷的科技股行情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