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合作汇聚起全球科技力量

在过去的半年多时间里,全球深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基于常识认知,当全人类面对共同的危机时,理应团结协作、一致对外,但那些关于对疫情原因“甩锅”和相互攻击的负面消息一直充斥其中。因此,中国、欧盟、美国三国前太空领域机构官员在《自然》杂志发表言论,希望通过太空对人类的启示,唤醒人类团结一致应对疫情的意识。

“有人说过,天文学令人感到自卑并能培养个性。除了这张从远处拍摄我们这个微小世界的照片,大概没有别的更好办法可以揭示人类妄自尊大是何等愚蠢。对我来说,这强调说明我们有责任更友好地相处,并且要保护和珍惜这个淡蓝色的光点——这是我们迄今所知的唯一家园。”这段话,是天文学家卡尔·萨根从那张由迄今为止人类最远的飞行器“旅行者一号”所拍摄照片《暗淡蓝点》所得到的启示,放在新冠肺炎肆虐全球的当下,更是贴切。

“我会做到做不下去为止”

一时间,当地议论纷纷,很多人都不理解。

虞海河14岁时,他的父亲因病去世。累累的负债、生活的重担,一下子落到了孤儿寡母的肩头。为此,他的母亲靠磨豆腐维持生计,虞海河不得不辍学回家,跟着木工师傅学艺……

虞海河(右二)和戴其丽(右一)。受访者供图

面对流言蜚语,虞海河的妻子戴其丽说:“我从没要求孩子们给我回报,也不管外面怎么评论我们,我们只按照自己的内心去做事。”

今年69岁的郑美香是虞海河的母亲。在孩子眼中,郑美香特别慈祥,也特别宠他们。

虞海河清楚地记得,在最困难的日子里,亲戚、朋友、同村人向他们伸出了援手。

“有的孩子觉得命运不公,情绪难以排解,有时想要发泄一下,门也被踢坏了好几次。”虞海河无奈地说,“但孩子毕竟心理还不成熟,等他们长大了,就懂事了。”

在虞海河家里,有几扇门上有着明显的修补痕迹。

虞海河给孩子们切蛋糕。受访者供图

虞海河教育孩子要好好学习。受访者供图

看到孩子成家立业过的幸福,虞海河夫妇十分欣慰。受访者供图

决定创业后,刘冀民专门回台湾做了一次调研,这让他更加充满信心。“我想架起两岸交流的电商之桥。”他认为,做好向台湾推介大陆优质产品的跨境电商产业,能更好满足岛内民众的消费需求,也有助于推动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

时至今日,“幸福一家”已有了24名“兄弟姐妹”,随着孩子们渐渐长大,有一些孩子已经离开,目前仍有5个孩子住在“幸福一家”。

在刘冀民看来,“现在没有电商是万万不能的”。他回想起在台湾的一次购物经历:本想在网上买本冷门书籍,搜遍各大平台都没找到,只好打电话给出版社,通过银行汇款后,过了一个多星期才收到书。“在大陆,绝大部分商品都能在网上买到,物流快,资金安全也有保障。”

这些年来,郑美香几乎包揽了煮饭、洗衣、拖地等家务。虽然戴其丽夫妇都会交代孩子们,自己的事情尽量自己做,整理好寝室里的东西,早上起床自己叠好被子,但是孩子们上学后,郑美香就会进寝室默默收拾整理。

从小家庭突然变成了大家庭,最初的一段时间,戴其丽过得很辛苦:白天,她需要帮丈夫打理厂里的事情;晚上,在家和婆婆照料这8个孩子的生活起居及作业;夜里,还要照顾不满周岁的小儿子……

人类总是会面临很多未知事物,而人类也正是在一次又一次认识未知事物变化规律后,在这个星球适应、生存、发展。无论是历史上的鼠疫、霍乱、天花,还是近些年来出现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甲型H1N1流感、埃博拉病毒,这些可怕病毒所导致的传染病虽然曾经对人类造成巨大危害,但最终还是因为现代医学科技发展和公共卫生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逐渐得到有效控制。

目前,新冠肺炎无特效药已被明确,疫苗便成为世界各国新的希望。截至5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的官网上已经备案了110个正在研发的新冠肺炎疫苗。就在近日,陈薇院士领衔团队在新型冠状病毒抗体研究中取得重大突破。

寒来暑往,一晃十三载。“也有难的时候。”虞海河说,但他从没想过要放弃。

“幸福一家”由瑞安市塘下镇双桥村村民虞海河一家创办。

给需要帮助的孩子们一个“家”

这正说明了,在新冠肺炎这个当前全球共同面对的重大挑战面前,需要全球科研人员的共同努力,才会在与疾病争分夺秒的赛跑中取得先机。

“尿湿的棉被必须要洗,又不好放洗衣机里洗,只能手洗。”那年冬天和次年春天的清寒早晨,郑美香为小莲洗了数不清的被褥。为了帮她改掉尿床习惯,郑美香煲骨头汤、煮红糖鸡蛋给她增加营养,夜里起床提醒小莲上厕所。

“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也许就没有现在的我。”在亲友接济下长大的虞海河,深刻体会到那些失去父母或家境窘迫的孩子对幸福的渴望。

2018年,“幸福一家”来了位新成员小莲(化名),就读一年级。小莲安静乖巧,但有个坏习惯:夜里尿床。

回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世界各国之间的合作,可以发现正是科学家群体不分国籍、不分你我的共同努力,才一次次激增了民众应对新冠肺炎病毒的信心,并推动科研攻关成果不断出新。事实上,国际间针对新冠肺炎的科研攻关合作,一直在进行,并不断带来好消息。

已经离开“幸福一家”的“兄弟姐妹”时常会相约回到这里,烧上一桌子好菜,聊聊家常,重温成长的岁月。

刘冀民记得很小的时候,自己常常问从湖南嫁到台湾的妈妈“大陆有什么”。母亲说:“大陆有黄河和长江,有脆皮的北京烤鸭、香香的兰州拉面,妈妈家乡也有好多好多美景和美食。”那时起,刘冀民便对大陆充满向往。

“我一直希望身边的台湾亲友能多来大陆走走看看。”刘冀民说,“两岸年轻人应该更多交流,更好地去了解彼此。”

今年9月,刘冀民的表妹也要从台湾来大陆上大学。得知消息后,他比自己被录取还高兴。

郑美香说:“孩子们上学念书已经很吃力了,舍不得再让他们干家务活。我累点就累点,没事。”

“保证孩子们人身安全,帮助他们养成良好的生活、学习习惯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戴其丽说。

“肯定是作秀,谁会做这么傻的事情!”

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与英国国家科研与创新署发布联合声明,就新冠肺炎疫情,动员、协调和整合资金共同支持两国科学界进行攻关,分享研究成果,加强国际合作。《科学》杂志曾刊文称,中国和德国科研团队正联手解析新冠病毒主要蛋白酶晶体结构,这将有助于推动抑制剂的研发。被誉为“人民的希望”的瑞德西韦,在美国、欧洲、加拿大、日本和中国等国都开展过实验,中国专家表示瑞德西韦“可以算是有效药物”,最新研究也显示,瑞德西韦有助于治疗感染新冠病毒的恒河猴。

无畏流言困苦 但求无愧于心

刘冀民的名字是祖父取的。“爷爷是河北人,用了‘冀’字就是要我永远记得老家。”他说,老人当年随部队远赴台湾,一直思念故土。

2012年,“幸福一家”的一名“女儿”有了自己的孩子,这让虞海河触动很深。“好像我们的辈分一下子升级了。”他笑言,看到这些孩子成家立业,有了明确的未来,终于可以放心了。

“孩子是社会的希望,是最需要关心和爱护的群体。如果没有人及时去帮助他们,也许他们将无法拥有光明的未来。”虞海河想,要给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们一个“家”。

今年2月,美国科研团队首次绘制出新型冠状病毒一个关键蛋白分子的3D结构,这种蛋白是开发疫苗、治疗性抗体和药物的关键靶点。这样一个在当时取得的重大进展,离不开中国研究人员提供的病毒基因组序列。疫苗和药物开发的关键靶点找到后,美国科研团队便将这一结构的原子坐标数据发送给全球多家实验室,其中多数来自中国。

经济全球化发展,“地球村”概念早已深入人心,这表明任何国家在新冠肺炎疫情面前,都难以独善其身。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成为当前全球经济发展的最大阻碍,全人类的生产生活因此大受影响。因此,在全球范围内新冠肺炎疫情尚未取得有效控制的现实背景下,则必须再次呼吁和重申,积极应对新冠肺炎,加强合作,汇聚起全球科技力量,不仅是全世界科学家的共同责任,更是全球各国的共同责任。

“妈妈,他们也有错,你怎么只批评我”“妈妈,你带他们出去玩,却把我丢在家里”“妈妈,我好像不是你的亲生儿子”……早几年,戴其丽经常被儿子“投诉”。

身体和心理承受的双重压力,差点击倒了戴其丽。经过深思熟虑,她狠下心,把小儿子送回娘家抚养,将更多心思花在了照顾“幸福一家”的孩子们。

之所以想要创办“幸福一家”,虞海河说是源于他的成长经历。

终于,小莲的尿床习惯改掉了,郑美香却累得倒下了。2018年8月、2019年12月,她因劳累过度两次晕倒在家。医生交代要好好休养,但她仍念叨着:“孩子们还小,他们还需要照顾。”

孩子们围坐在餐桌旁吃饭。受访者供图

2019年硕士毕业后,刘冀民下决心留在大陆发展事业。他接到大陆创业团队的邀约,来到长沙。今年7月,他和创业伙伴共同创立了一家跨境电子商务公司,主要业务是在台湾电商平台上经营店铺,推广大陆商品。

跨境电商需要大量资金运营,作为毕业不久的年轻人,刘冀民和团队在融资方面仍面临挑战。“但我相信,随着大陆各项扶持政策不断落实,我们一定可以在3年内证明自己。”刘冀民说。

科学研究的最终归宿,便是服务人类,因此科技成果理应是无国界的。这就要求国与国之间要秉持着相互信任的态度,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面前,让国际间科研合作更加紧密。对于某一事物的科学研究方向是大体一致的,国际合作和资源共享,无论是成功案例还是失败数据,对各国科研团队而言都是宝贵经验财富,都将有利于提高科研效率和避免重复科研劳动。疫情当前,尽可能缩短相关产品研发周期,保证真正有效产品产出,应当是首要选择,全球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仍高居不下,此时并不适宜比拼科研成果谁是第一。

实际上,让虞海河感到最难的,是帮助孩子们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提高学习成绩。“孩子们来自不同的家庭,其中不乏个性比较散漫的。”遇到比较难教导的孩子,虞海河只能一次次找其谈心,“他们常常‘左耳进、右耳出’,但说了总比不说好。”

“之所以邀请冀民加入团队,是因为他对产品有独到的眼光,而且非常了解台湾,很适合做两岸跨境电商。”合伙人禹品说。

2007年8月,当第一批8个孩子走进这个陌生的家庭时,虞海河的两个儿子,大的不过9岁,小的才8个月。

刘冀民和大陆伙伴携手筑梦,他们进驻的基地则想方设法“孵化”梦想。据湖南省海峡两岸青年创新创业基地理事长刘印心介绍,为降低年轻人的创业成本,只要是近3年毕业的大学生,入驻基地后即可享受办公场地3个月免租,基地还提供工商财税、法律咨询、人力培训等多方面支持。

在虞海河还未记事时,他的父母就远赴外地养蜂,将他寄养在外婆家;3年后,因养蜂亏了钱,这个本就困难的家庭一下子变得一贫如洗,一家人只好住进由猪圈改建的石屋……

看好大陆市场前景,看中湖南发展潜力,是刘冀民决定加入湖南创业团队的原因。他特别谈到四名创业伙伴:“湖南人敢拼敢闯,我们一起创业非常有激情。”

曾在“幸福一家”住了6年的晶晶(化名),现在逢年过节都会回去看望“家人”,她说:“当自己有了孩子成了母亲后,才深刻体会到阿婆、阿姨、叔叔的大爱、无私。”

所以,我们不妨从探索太空、探索宇宙中获得启示,毕竟地球在宇宙之中是如此渺小,而作为人类的我们在地球上一样渺小。突现的新冠肺炎病毒就是大自然力量的承载,我们必须团结一致才能永续发展,我们也有责任去更友好地相处,并且要保护和珍惜这个人类赖以生存的淡蓝色的光点。

虞海河及其母亲、妻子十几年如一日的善举,也感染着虞海河的两个儿子。

虞海河一家与“幸福一家”孩子们的合影。受访者供图

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23日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上,各国缺乏国际合作。“要让各国明白,只有大家走到一起,同心协力,不仅仅是互相配合抗击疫情,还需一起携手治疗病人,进行病毒检测,让所有人都能接种疫苗,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打败病毒。”

十几年前,经营着一家小工厂的虞海河,手头有了一些积蓄。他和家人商量,想要尽力去帮助社会上的困难群体。

“自己儿子才这么小,还去抚养别人的孩子?”

“幸福一家”孩子多的时候,一年需要几十万的开销。瑞安市慈善总会、瑞安心馨公益俱乐部等社会爱心人士也时常关心这些孩子们,给他们送来一些爱心物品。

尽管创业刚起步,但刘冀民和伙伴们已有长远规划。“希望店铺数量和质量稳定后,能在台湾设立子公司,接着发展主播带货,建立自己的物流,进而拓展海外市场。”他说。

显然,抗击重大传染病,需要依赖科学技术。这些病毒、传染病对全人类而言都是威胁,面对这样的人类尚未完全掌握发展规律事物的最好方法,就是世界各国放下一切争端、矛盾、纠纷,全球科学家携起手来,共同应对。尊重科学、相信科学,这样才能保护和珍惜我们唯一的家园。

在台湾读完小学一年级,刘冀民便来到湖南读书,高中去了东莞台商子弟学校,后来在广州的暨南大学取得本科和硕士学位。在大陆念书期间,他的足迹遍及北京、上海、广州、珠海、长沙、武汉和苏州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