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鹅通获腾讯数亿元C轮融资助力客户实现数字化升级

中新网10月22日电 10月21日,小鹅通在北京召开“让知识更有价值”为主题的品牌发布会。会上,小鹅通正式对外宣布,获得腾讯数亿元C轮融资。小鹅通表示,本轮融资资金主要用于持续加大产品和核心技术的研发投入,进一步完善服务体系建设等。

发布会上,小鹅通联合创始人兼COO樊晓星在宣布融资消息过后,详细地介绍了此次品牌升级的变化以及分享了小鹅通未来的发展方向。

在不断满足客户需求的过程中,小鹅通的知识付费工具基本成型,且小鹅通服务的教育培训商家等其他行业客户比例急剧增加。几年内,知识付费与教育等行业相互交融,市场对小鹅通工具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故而,小鹅通打造了一套能够实现线上线下一体化的全场景新教育系统服务各类商家客户。正是这样,小鹅通在2019年以专注新教育的技术服务商身份,持续为商家客户赋能。

2015年6-7月份,周德奋与钟某、卡尼珠宝董事长黄某坚在一起吃饭时,周德奋问起钟某最近收购资产的情况,是否顺利,钟某说到还行,并感谢周德奋推荐资产;此外,三人还聊到金一文化与卡尼小贷合作的事情。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证监会披露周德奋内幕交易案来说,属于是“旧案重提”。2019年3月,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就曾表示,证监会依法对 “太阳纸业”案和 “金一文化”案作出行政处罚,罚没金额超过3500万元。周德奋系粤豪珠宝总裁,在金一文化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控制杨某红等4人证券账户,全仓买入“金一文化”股票,证监会依法对周德奋处以60万元罚款。

小鹅通创始人兼CEO鲍春健表示:“未来,小鹅通将继续加强产品研发,拓展服务场景,当好大家的‘共享CTO’,为企业搭建好与用户‘连接’的桥梁。”

二级市场上,在2015年4月重组消息形成后,金一文化股价已先行上涨,股价一度高达31.72元/股。在7月7日停牌前的回落,正是入手的好时机。在复牌后,金一文化股价虽未出现连续涨停,但也一路走高,在当年12月触及36.65元/股的高点。但周德奋并未能抓住这一最佳出货时机。此后,金一文化股价迅速滑落。截至2018年10月29日,4个证券账户的账面亏损合计达到1.08亿元,亏损幅度75%。

2016年,小鹅通在知识付费初服务了吴晓波频道、张德芬空间、十点读书等知名自媒体大号,并根据各自不同内容承载需求,帮助其建立起属于自己的“知识付费系统”。也正是这样的经历,小鹅通在2016年12月,推出了第一版专注知识服务与社群运营的工具。彼时,大量的知识生产者借助小鹅通踏入知识付费赛道,并不断给到小鹅通需求反馈,推动小鹅通产品更新迭代。

4年的发展中,小鹅通一直站在各类思智精英身后,来帮助企业搭建经营场景,适应用户需求。小鹅通作为微信生态内的“商业设施基础”,已逐渐形成覆盖多个行业的服务版图。因此,小鹅通于今日正式升级为“知识产品与用户服务的数字化工具”,助力各行各业企业把生意的场景搬到线上,实现数字化升级,是自然,也是必然。

此举被周德奋诉称为“作出被诉处罚决定程序严重违法”。周德奋提出,在处罚决定所依据的事实、法律和结果与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相比已经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监管部门未重新告知,剥夺了他陈述、申辩的权利。证监会则反驳称,在听证之后,对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中事项的调整,均是听取了周德奋意见后作出的调整,不必再次陈述申辩。

深圳市粤豪珠宝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3月4日,注册资本5亿人民币,周厚厚为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18.15%,周德奋为大股东、实控人、总经理,持股比例81.85%。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看门狗:军团专区

对于小鹅通而言,无论是以前只有10个程序员的团队,还是现如今拥有近1000名“鹅仔”的公司,发展的初心一直未变,那就是“站在客户身后,承担起‘共享CTO’的角色,为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赋能助力”。而小鹅通产品也始终遵循着“品牌营销-商业变现-用户运营”这一商业逻辑演化迭代,解决客户实际面临的线上发展痛点。

砥砺前行,为企业搭建好与用户“连接”的桥梁

控制多个证券账户交易“金一文化”,巨亏1亿

乘风而起,助力多行业客户实现数字化升级

据樊晓星介绍,小鹅通实际上是一个基于客户需求和市场变化,围绕“知识产品与用户服务”不断演化发展的数字化工具。

2020年初,随着直播带货的兴起,多家企业转战线上,力求以最快的速度搭建属于其自己的线上知识及服务平台。大疆创新、凯撒旅游、百果园、美团点评等多个知名企业,也是在这一时期运用小鹅通开展直播活动。

现如今,小鹅通已自主开发了超200项核心功能模块,并建立了集品牌传播、商业变现、用户运营于一体的线上知识服务系统,帮助商家构建属于其自己的私域流量池,实现数字化商业闭环。

在商业变现方面,小鹅通满足各行业商家开店、知识产品交付及变现需求,打造商业变现闭环。其中,小鹅通知识产品全面支持图文、音频、视频、直播、电子书等多种主流内容承载形式,并支持专栏、会员、训练营组合交付形式,满足各种知识传递场景。另外,小鹅通知识产品还可结合实物商品售卖,满足用户购买需求,提高客单价,创造更多收益。值得注意的是,小鹅通还可以为商家客户提供涵盖获客、交易、商品经营等的全流程经营数据分析,指导商家客户调整经营重点,优化商业变现全流程。

4个账户合计买入金一文化214.38万股,成交金额1.45亿元。截至2017年7月7日停牌,相关证券账户仅持有金一文化一只股票。4个账户合计转入资金多达1.52亿元,相应款项从何而来?根据周德奋及其原秘书钟某1笔录,“杨某红”“范某璇”“吴某生”“陈某美”证券账户的资金系由粤豪珠宝董事长周某厚(周德奋之父)安排,上述资金是周某厚及其家庭或粤豪珠宝的资金。

虽然今天 Spotify 已经着手部署了,但是部分用户依然会标记为“Beta”。Spotify并不是第一个在Apple Watch上提供独立流媒体体验的音乐服务。除了Apple自己的Apple Music服务外,Pandora还在2020年2月推出了对独立流媒体的支持。

公开资料显示,金一文化成立于2007年11月26日,注册资本8.35亿元,于2014年1月27日在深交所挂牌,周凡卜为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武雁冰现为董事长,截至2020年6月30日,北京海鑫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第一大股东,持股1.63亿股,持股比例19.47%,钟葱为第二大股东,持股9728.79万股,持股比例11.66%。

根据调取的社会保险资料,杨某红、范某璇、吴某生、陈某美等四人均为粤豪珠宝员工,周德奋实际控制上述四人证券账户交易“金一文化”。2017年7月1日-6日,周德奋开始突击买入,先后向4个账户转入4200万元、1780万元、4650万元、4580万元,并随即买入金一文化。

2019年2月证监会处罚决定做出后,周德奋随即与证监会对簿公堂,提起行政诉讼。此前,监管部门曾认定周德奋账面获利2844.86万元,在听证会上周德奋对这一认定提出异议。实际上,周德奋在2015年的账面获利为2844.86万元,而根据交易所提供数据,截至2018年10月29日,周德奋账户账面亏损1.08亿元。对于这一情况,监管部门予以纠正。此外,对于内幕信息的知悉时间,也由不晚于2015年5月10日变更为不晚于当年4月底。

2015年以来,金一文化董事长钟某为了实施金一文化的战略布局,进行一系列收购谈判,推进金一文化重大重组,周德奋介绍过不少资产给钟某,包括成都天鑫洋。2015年4月份钟某跟成都天鑫洋的杨某谈判收购合作时,周德奋也在现场。

在品牌营销方面,小鹅通帮助商家完成品牌展示、引流获客与营销转化等需求,实现全链路品牌营销。商家客户可借助小鹅通店铺实现微信H5、微信小程序、微页面、小鹅通助手等多终端一站式运营,全方位展示品牌形象,并持续引流获客,让用户直接进入转化漏斗。进而商家可以通过清晰的用户画像,精准运营,提升转化率。此外,小鹅通还提供了裂变海报、优惠券、拼团、推广员等多种社交裂变营销玩法,让每个用户变身为推广传播的触点。

而小鹅通的作用,就在于它依附于微信等生态,为企业提供了沟通的“工具”,帮助企业搭建品牌营销、产品(知识、实物、服务等)交付、用户运营、商业变现的系统,通过知识的传递,来完成价值的体现。所以,小鹅通不仅可以与知识付费、教育培训等场景结合,更可以与企业培训、品牌打造、用户关系运营等多个场景结合,并适用于各行各业。

在用户运营方面,小鹅通助力各商家客户搭建起精细化运营体系,实现流量由“公”到“私”的转化。商家客户可以利用小鹅通高效安全的群工具,完成用户的统一触达,引流至自己的品牌店铺。进而,商家客户可利用信息采集以及数据分析功能,构建用户画像,实现对用户生命周期的全流程管理与促活。此外,商家客户还可以对根据用户画像及阶梯价值,对用户进行分群管理,实施差异化运营计划,并逐层沉淀高忠诚用户,以达到复购率持续增长的目的。

截至2020年10月16日,小鹅通已服务超130万的商家,行业覆盖教培机构、医疗健康、互联网科技、财经金融、快消零售、咨询服务、广告传媒、文化出版、文体旅游、公益组织、自媒体等136个垂直细分行业,这些商家共生产了超1500万个知识产品,线上交易流水突破110亿元,覆盖C端用户数量6.8亿。

同时,通过推荐收购标的以及此后向钟某询问收购资产的情况,周德奋知悉金一文化拟收购成都天鑫洋、卡尼小贷等标的并最终完成收购卡尼小贷的一系列重大重组事项的内幕信息。

除技术赋能之外,小鹅通更打造了以客户为中心、完全覆盖客户全生命周期的陪伴式管家服务体系,为每一位客户都配备了专属的服务管家,并以客户健康指标为依据,从搭建后台,到运营管理,事无巨细的为商家客户提供服务指导,保障其线上业务的顺利开展。商家客户也在小鹅通服务管家团队的支持下,快速高质量地完成数字化升级。